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快学院 > 第四方支付业务发展现状、问题及出路分析

第四方支付业务发展现状、问题及出路分析

一、背景
跳码、套码、转接、系统化变造交易、通道反接、二清、三清、直联、买卖刷卡机、秒到、刷卡神器、低扣率、套现等等无数词汇均是支付行业的代名词,更是市场乱象客观存在,甚至是理所当然。
11月13日,央行下发了关于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的整治通知,简称217号文,明确约定了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的整治,更是对无证经营支付业务范围进行了描述,甚至对持证机构的业务范围进行了描述;12月21日,央行又放大招,发布了281号文,即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文中更是对通道、支付接口反接、银行与支付机构间合作模式进行相应的约定,密集的政策调整,对支付行业的乱象整治愈发明显,持证经营+合规场景是本次支付业务整治的目标。
当今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其重要标志就是资金流转周期短,资金快速流通将有力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支付作为最基础的资金流通工具,除了基本的服务职能外,更是加快我国GDP高速增长的助推器。目前我国支付交易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约合5倍左右,与发达国家倍数沿存较大差距。
而作为支付行业重要参与者——第四方,其本身就无相应的合规资质,面临本次支付行业重新洗牌之际,第四方又该何去何从?
   二、定义
第四方支付是相对第三方而言的,作为支付业务服务的拓展方,主要借助自身市场及商户资源优势,通过持牌机构开展支付业务,有的甚至通过大商户方式进行二次清算。第四方支付是介于持牌机构和商户之间,没有支付许可牌照的限制,更多通过与收单机构分润手续费方式实现利润。
第四方支付人员构成往往来自于持证三方支付机构、银行、甚至是银联等清算组织,通过资源整合,集成多家三方支付机构及合作银行的通道资源,形成支付通道资源互补优势,在一定范围内也就形成了价格等优势,并且能够根据商户的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满足商户需求,提供适合商户的支付解决方案。
第四方支付主要采取以大商户模式接入其他具有支付收单资格的机构,并通过系统对接方式接入,承担为其自身拓展商户的清分工作,俗称二清。主要赚取商户手续费与持证机构手续费间价差。
   三、第四方业务发展现状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支付交易规模约300万亿左右,银行机构与三方支付机构占比约合各占五成;其中移动支付规模近100万亿元,较2015增长40%以上。同时随着支付的逐渐普及和应用场景的拓展,预计支付交易规模将持续稳定增长,尤其是移动支付交易规模有望于2017年突破150万亿元。银行机构支付交易规模主要来源于电子银行、线下POS收单;三方支付机构交易规模主要来源于线上、线下交易场景,业务拓展方式主要依靠第四方业务及部分自营业务,如:快钱、随行付、中国支付通、现代金控、中汇、拉卡拉、银盛等机构90%的业务交易量依靠第四方拓展的商户。第四方生存模式主要以下几种:
1、 支付服务外包商模式;即第四方机构为银行机构合作商户作好日常维护,通过向银行机构收取费用赚取收入,该种模式多应用于中大型商业银行机构,原因在于银行机构人力资源匮乏,但又看重于合作商户交易流水。如:资金交易量较大的房地产、中大型商超、4S店、线上交易平台等等;
2、 非系统对接,套用大商户模式;该种模式多应用于支付机构与第四方之间,第四方凭借其商户资源及或有的支付公司商务资源,通过支付公司赚取商户手续费与支付公司手续费差价,该模式下商户资金存有由支付公司直接清算,也有第四方参与二清,但商户入网环节审核不够,交易涉及更多的黄赌毒等灰色交易;
3、 系统化对接,开放支付交易接口;该种模式主要见于支付公司与第四方之间,甚至部分交易量较大的第四方凭借其商务资源,能够获取银行直联交易接口;该模式下支付公司仍通过赚取商户手续费与支付公司或直联银行手续费间差价,由于有利可图,同时支持系统对接,商户资金多由第四方直接清算,并且交易涉及更灰色领域及部分无任何实际交易场景等。
4、 除以上外,还存一种第四方模式,即存有部分交易规模较大的场景或企业,通过成立公司等方式运营该业务,同时向行业内外拓展业务。多见于交易量很大的实际交易场景,如部分大中型集团企业等
以目前支付行业运营模式来看,支付公司超70%的业务规模是由第四方拓展,参照2016年支付交易规模,同时结合其发展速度,预计2017年第四方支付交易规模超100万亿。参考行业盈利性指标,按交易金额的万分之二计算,同时结合其与支付公司七三分润比例,其市场利润空间将达到140亿元。
监管收紧,意味着该部分交易、利润将面临重新分配,尤其是第四方掌握的商户资源。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存有的第四方从业人员不少于10万人,大大小小公司比持牌机构数量还要多,规模较大的第四方多则几百人,小则几人。其规模较大的第四方日交易也存有5亿以上,针对此次密集的政策调整,第四方目前主要还是在观望,主动压缩灰色交易规模,希望以时间换空间,目前多考虑如下几种应对方案:
1、 交易较大的机构,会采取与持牌机构合作,通过持牌机构继续为商户提供支付服务,第四方参与交易分润,并且这部分第四方较持牌机构仍有一定的话语权。对于主要从事支付服务外包商模式的第四方实际影响并不大。
存有套用大商户模式或存有系统化对接的第四方,目前其合作的持牌机构正在进行支付接口中断、商户清理等实际,主要是对灰色交易部分,除正规商户、持牌经营的商户外,其余全作商户清理,对其合作的第四方业务打击较大,如某联电子,某州银联等机构;该模式项下的第四方目前也在主动清退灰色领域交易,通过向持牌机构、银行寻求合作,想通过业务拓展商或服务外包商方式继续从事支付业务,赚取业务收入,该部分第四方已存有与部分银行达成业务合作协议,其通过与多家银行合作,分散其交易风险。如重庆某家第四方已与重庆当地浦发、民生、兴业合作,通过银行资质继续从事该业务,并且其分散交易的目的是为了防范交易风险,如扫码支付,支付机构无力承担该部分交易,因存有支付宝、微信封交易通道的风险。
2、 交易规模居中的机构,会努寻求与银行、三方机构或头部第四方谈合作,通过商户代理商方式与之合作,参与交易分润;
3、 交易规模较小或刚起步的机构,更多的趋向于停业或转型。
   四、第四方的挑战与机遇
随着移动支付业务的兴起,第三方开始以支付为依托,向理财、信贷等传统金融业务领域渗透,全面冲击商业银行业务领域,带动了支付行业的“井喷式”发展。纠其原因,亦或得益于第四方的技术创新、科技能力、人力资源等因素。但面临人行高压监管,合规整治支付行业的行动已经开启,第四方的处境岌岌可危,将面临从支付链路中的第四方沦为纯技术服务方或业务拓展方,断开与商户的直接收单服务。但其掌握的存量客户资源将得到释放,对银行金融机构和第三方持牌机构来说无疑是千载难逢的机遇。